?

不,孩子,我不想让你幼小的心灵承受过重的负担。 可是玛丽雅姆没有听进去

作者:智利剧 来源:纳米比亚剧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9-11-01 19:13 评论数:

  玛丽雅姆问他什么是社会主义分子,不,孩子,扎里勒开始解释,可是玛丽雅姆没有听进去。

正是在这个抽屉里面,我不想让你她看到了那个叫尤纳斯的男孩的照片。那是一张黑白相片。他看上去只有四岁,我不想让你也许五岁。照片中的他穿着条纹衬衣,系着蝴蝶结。他是英俊的小男孩,鼻子笔挺,棕色的头发,稍微有点凹陷的眼珠黑黝黝的。他看上去有点分心,好像相机闪光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。指针终于指向十一点半,幼小的心灵玛丽雅姆把那十一块卵石装进口袋,幼小的心灵走到外面。走向山溪途中,她见到娜娜在一株迎风摆舞的柳树之下,坐在树阴下的椅子上。玛丽雅姆不知道娜娜究竟有没有看到她。

  不,孩子,我不想让你幼小的心灵承受过重的负担。

桌子很大,承受过重是用颜色很浅的木头制成的,承受过重没有刷上油漆——塔里克的父亲做了这张桌子,那些椅子也是他做的。它铺着苔藓般翠绿的塑料桌布,桌布上面印着很多小小的淡红色月牙和星星。客厅墙面大多挂着塔里克在不同岁数时拍下的照片。在一些他还很小的照片中,他有两条腿。自从公共浴室那天之后,负担四年来,负担又曾有六次希望从玛丽雅姆心中升起,但后来都告破灭,每一次都是流产,每一次都是瘫倒在地,每次都是比上一次更加匆忙地去看医生。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,拉希德对她更加疏远和怨恨。现在无论她做什么,都无法令他高兴。她清扫屋子,确保他总是有一些干干净净的衬衣可穿,烹调他爱吃的饭菜。有一次,万般无奈的她甚至还买来了化妆品,为他上了妆。但当他回家时,他看了她一眼,厌恶之情溢于言表,她赶忙跑进浴室,把脸上的妆全都冲掉,耻辱的泪水和香皂水、口红、睫毛膏混在一起流下来。自从莱拉认识她的时候起,不,孩子,塔里克的母亲就戴着一头假发。随着年月的流逝,不,孩子,它已经变色暗紫色的了。今天,她的假发在额前拉得很低,莱拉能够看到她两鬓苍苍的白发。有些时候,假发戴得很高,露出整个额头。但在莱拉看来,塔里克的母亲带着假发时看上去一点都不可怜。莱拉所看到的,是假发下面那张安详而自信的脸,一双聪明的眼睛,还有那令人愉快的、从容不迫的举止。

  不,孩子,我不想让你幼小的心灵承受过重的负担。

自从他们躺在地板上到现在,我不想让你莱拉第一次抬头看着他的眼睛。她打量着他的脸。这次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味。他脸上是坚定的表情,我不想让你极其认真,一点都不狡诈。总体而言,幼小的心灵我认为这两本小说都是讲述有关于爱的故事。故事的主角都因为爱与人与人之间的连结而得到了救赎。《追风筝的人》讲述的是男人之间的坚贞友情,幼小的心灵 而《灿烂千阳》里的爱则表现出更多丰富的层面,例如男女间的浪漫爱情、父母亲与子女的爱、对于家人、家庭、国家与上帝的爱。在这两部小说中,爱是让故事人物摆脱孤立的力量、让他们可以超越自身的局限,使他们暴露出脆弱的那一面,同时爱也是自我牺牲奉献的动力。

  不,孩子,我不想让你幼小的心灵承受过重的负担。

走进房子之后,承受过重玛丽雅姆还是低着头。她走上一张不断出现蓝色和黄色八角形图案的栗色地毯,承受过重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些雕塑的大理石底座,几个花瓶的下半部,还有墙上挂着的五颜六色的壁毯磨损的末端。她和扎里勒走上的楼梯很宽敞,铺着同样的地毯,每一节楼梯都有钉子把地毯钉紧。上了楼梯之后,扎里勒领着她拐向左边,沿着一条也铺着地毯的长长通道走下去。他在一扇门之前停下了,把门打开,让她走进去。

最后,负担莱拉只好让他离开。夜里,不,孩子,玛丽雅姆躺在她的草席上,不,孩子,寻思他在赫拉特的房子是什么模样。她寻思和他生活在一起、每天都见到他会是什么样子。她幻想在他刮胡子的时候,她自己递给他一条毛巾;当他刮破自己的时候告诉他。她会给他准备茶水。她会缝上他脱落的纽扣。他们会一起在赫拉特散步,在那座穹顶市场中散步,扎里勒说人们想买的东西那儿全都有。他们会乘坐他的轿车,人们会指着说:“那就是扎里勒汗和他的女儿。”他会带她去看那株下面埋着一位诗人的着名的树。

我不想让你一杯水。一颗粉红色的药片。幼小的心灵一道白光在她身后闪起。

承受过重一段时间过去了。一个星期过去了,负担但还是没有塔里克的踪迹。然后,另一个星期来了又走。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