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飞Free > 不要去折磨别人。 过了秋天又是冬天正文

不要去折磨别人。 过了秋天又是冬天

作者:肉足虫 来源: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9-11-01 12:23 评论数:

  过了秋天又是冬天,不要去折磨别人七巧与现实失去了接触。虽然一样的使性子,不要去折磨别人打丫头,换厨子,总有些失魂落魄的。她哥哥嫂子到上海来探望了她两次,住不上十来天,末了永远是给她絮叨得站不住脚,然而临走的时候她也没有少给他们东西。她侄子曹春熹上城来找事,耽搁在她家里。那春熹虽是个浑头浑脑的年轻人,却也本本分分的。七巧的儿子长白,女儿长安,年纪到了十三四岁,只因身材瘦小,看上去才只七八岁的光景。在年下,一个穿着品蓝摹本缎棉袍,一个穿着葱绿遍地锦棉袍,衣服太厚了,直挺挺撑开了两臂,一般都是薄薄的两张白脸,并排站着,纸糊的人儿似的。这一天午饭后,七巧还没起身,那曹春熹陪着他兄妹俩掷骰子,长安把压岁钱输光了,还不肯歇手。长白把桌上的铜板一掳,笑道:“不跟你来了。”长安道:“我们用糖莲子来赌。”春熹道:“糖莲子揣在口袋里,看脏了衣服。”长安道:“用瓜子也好,柜顶上就有一罐。”便搬过一张茶几来,踩了椅子爬上去拿。慌得春熹叫道:“安姐儿你可别摔跤,回头我担不了这干系!”正说着,只见长安猛可里向后一仰,若不是春熹扶住了,早是一个倒栽葱。长白在旁拍手大笑,春熹嘟嘟哝哝骂着,也撑不住要笑,三人笑成一片。春熹将她抱下地来,忽然从那红木大橱的穿衣镜里瞥见七巧蓬着头叉着腰站在门口,不觉一怔,连忙放下了长安,回身道:“姑妈起来了。”七巧汹汹奔了过来,将长安向自己身后一推,长安立脚不稳,跌了一跤。

你去挨着你二哥坐坐!不要去折磨别人“她试着在季泽身边坐下,不要去折磨别人只搭着他的椅子的一角,她将手贴在他腿上,道:”你碰过他的肉没有?是软的、重的,就像人的脚有时发了麻,摸上去那感觉“季泽脸上也变了色,然而他仍旧轻佻地笑了一声,俯下腰,伸手去捏她的脚道:”倒要瞧瞧你的脚现在麻不麻!“七巧道:”天哪,你没挨着他的肉,你不知道没病的身子是多好的多好的“她顺着椅子溜下去,蹲在地上,脸枕着袖子,听不见她哭,只看见发髻上插的风凉针,针头上的一粒钻石的光,闪闪掣动着。发髻的心子里扎着一小截粉红丝线,反映在金刚钻微红的光焰里。她的背影一挫一挫,俯伏了下去。她不像在哭,简直像在翻肠搅胃地呕吐。你热啊?“她道:不要去折磨别人”热。“家茵摸摸她身上,不要去折磨别人棉袍上罩着绒线衫,里面还衬着绒线衫羊毛衫,便道:”你是穿得太多了。“给她脱掉了一件。见桌上有笔砚,家茵问:”会不会写字啊?“小蛮点点头。家茵道:”你把你的名字写在你这本书上,好不好?

  不要去折磨别人。

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,不要去折磨别人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。“流苏试着想象她是第一次看见她四嫂。她猛然叫道:不要去折磨别人”还是那样的好,初次瞧见,再坏些,再脏些,是你外面的人,你外面的东西。你若是混在那里头长大了,你怎么分得清,哪一部分是他们,哪一部分是你自己?“柳原默然,隔了一会方道:”也许你是对的。也许我这些话无非是借口,自己糊弄自己。“他突然笑了起来道:”其实我用不着什么借口呀!我爱玩——我有这个钱,有这个时间,还得去找别的理由?“他思索了一会,又烦躁起来,向她说道:”我自己也不懂得我自己——可是我要你懂得我!我要你懂得我!“他嘴里这么说着,心里早已绝望了,然而他还是固执地,哀恳似的说着:”我要你懂得我!“你夏先生少年英俊,不要去折磨别人这样的有作为,不要去折磨别人真是难得!“宗豫很僵地说了声:”您过奖了!请坐。“虞老先生道:”您坐!“他等宗豫坐了方才坐下相陪,道:”像我这老朽,也真是无用,也是因为今年时事又不太平,乡下没办法,只好跑到上海来,要求夏先生赏碗饭吃,看看小女的面上,给我个小事做做,那我就感激不尽了!“宗豫很是诧异,略顿了一顿道:”呃——那不成问题。呃——虞先生您“虞老先生道:”我别的不行哪,只光念了一肚子旧书,这半辈子可以说是怀才不遇——“家茵一直没肯坐下,她把床头的绒线活计拿起来织着,淡淡地道:”所以罗,像我爸爸这样的是旧式的学问,现在没哪儿要用了。“宗豫道:”那也不见得。我们有时候也有点儿应酬的文字,需要文言的,简直就没有这一类人材。“你要是叫我们糊里糊涂地等着,不要去折磨别人不是更要引起许多人的废话来了么?“

  不要去折磨别人。

你要是看开点,不要去折磨别人不怄气——“夏太太惨笑道:不要去折磨别人”看开点!那你是不知道——这些年来,他——他对我这样,我——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呵!“家茵道:”这是你跟他的事,不是我跟你的事。“夏太太道:”虞小姐,不单是我同你同他,还有我那孩子呢!孩子现在是小,不懂事——将来,你别让她将来恨她的爸爸!“家茵突然双手掩着脸,道:”你别尽着逼我呀!他——他这一生,伤心的事已经够多了,我怎么能够再让他为了我伤心呢?“夏太太挣扎着要下床来,道:”虞小姐,我求求你——“家茵道:”不,我不能够答应。“你怎么把衣裳脱啦!不要去折磨别人这孩子,不要去折磨别人快穿上!“小蛮一定不给穿,家茵便道:”是我给她脱的。衣裳穿得太多也不好,她头上都有汗呢!“姚妈道:”出了汗不更容易着凉了?您不知道这孩子,就爱生病,还不听话——“家茵忍不住说了一句:”她挺听话的!“小蛮接口便向姚妈把头歪着重重的点了一点,道:”嗳!

  不要去折磨别人。

你这样为你姑母利用着,不要去折磨别人到底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呢?你疲倦了,不要去折磨别人憔悴了的时候,你想她还会留下你么?薇龙,你累了。你需要一些快乐。“说着,便俯下头来吻她,薇龙木着脸,让他吻着。乔琪低声道:”薇龙,我不能答应你结婚,我也不能答应你爱,我只能答应你快乐。“

你知趣些;少奶气平了,不要去折磨别人少不得给你办一份嫁妆。“她到阿秀家里去回看她,不要去折磨别人碰见从前一块儿背米的一个女人,不要去折磨别人大家叫她陈家浜阿姐。她大着个肚子,说:“真是讨厌,家里已经有了四个,再养下来真养不活了,这一个我预备把他送掉了。”小艾道:“那总舍不得吧?”陈家浜阿姐道:“真的,我真在那儿打听,有谁家要,养下来就给抱了去了,比跟着我饿死的好。”

她到底决定了,不要去折磨别人她的影子在黑沉沉的玻璃窗里是像沉在水底的珠玉,因为古时候的盟誓投到水里去的,有一种哀艳的光。她到了窗前,不要去折磨别人揭开了那边上缀有小绒球的墨绿洋式窗帘,不要去折磨别人季泽正在弄堂里往外走,长衫搭在臂上,晴天的风像一群白鸽子钻进他的纺绸裤褂里去,哪儿都钻到了,飘飘拍着翅子。

她的病完全好了以后,不要去折磨别人也想出去做事,不要去折磨别人便由金槐介绍她到他们印刷所去折纸。他们那印刷所很小,作场上面搭着个阁楼,在那上面,折纸的女工围着一张长桌坐着,在灯光下工作。小艾自己也觉得可笑,踏出家里的一个阁楼,倒又走上一个阁楼。但是她知道她不会一辈子住在阁楼上的,也不会老在这局促的地方工作。新的设备完美的工厂就会建造起来。宽敞舒适的工人宿舍也会造起来,那美丽的远景其实也不很远了。她现在通过学习,把眼界也放大了,而且明白了许多事情。她的短裙子在膝盖上面就完了,不要去折磨别人露出一双轻巧的腿,不要去折磨别人精致得像橱窗里的木腿,皮色也像刨光油过的木头。头发剪得极短。脑后剃出一个小小的尖子。没有头发护着脖子,没有袖子护着手臂,她是个没遮拦的人,谁都可以在她身上捞一把。她和振保随随便便,振保认为她是天真。她和谁都随便,振保就觉得她有点疯疯傻傻的。这样的女人,在外国或是很普通,到中国来就行不通了。把她娶来移植在家乡的社会里,那是劳神伤财,不上算的事。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